您目前的位置:学校官网» 首页» 科研动态

张立群: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逆周期调节力度待增强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5月份主要经济数据。

数据显示,1—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5.6%,增速比1—4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其中,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1.2%,增速比1—4月份回落0.7个百分点。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0%,比4月份回落0.4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2956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6%。

国家统计局表示,总的来看,5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当前,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国内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还需巩固。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宏观调控力度须加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从经济增长的表现来看,2019年5月份,全国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0%。增速比4月份下降了0.4个百分点。

“这是继4月份工业增速较大幅度下降后的进一步下降。同时也是过去多个月以来月度工业最低增长水平。”张立群指出。

从服务业来看,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7.0%,但较上月也有所下降,张立群判断,综合4、5月份一些经济指标来看,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长率或将有所下降。张立群认为,从5月份的数据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稳增长的宏观调控力度需要进一步加码。

外需低位运行内需现乏力迹象

从外部市场需求来看,1—5月份外贸出口按美元计算增长0.4%,较去年同期增速大幅度下降。从5月份当月数据来看,出口有所回稳。

目前,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而且未来或将对另外3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这把利剑悬起来,将给企业预期带来影响。据有关分析,抢单活动在5月份有所增加。因此5月份出口增速的小幅回升,并不意味着出口下行压力在减缓。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不能低估,因此对未来出口下行的前景还是要有充分的估计和准备。”张立群判断。

从内需来看,数据显示,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2956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比上月加快1.4个百分点。

张立群认为,虽然数据喜人,但仍有两个因素值得注意。一是CPI名义涨幅提高,价格上涨因素起到一定影响。更重要的是,今年“五一”小长假全部分布在5月份,5月份假日因素对消费推动作用较大。因此,如果剔除假日分布的短期季节影响,可以认为消费总体增长能力不足,仍然存在着下行压力。主要表现在从2018年以来消费同比增长率总体下降的态势并没有改变。同时,现在就业形势不能够盲目乐观。

基于此,张立群认为,消费增长能力不足的问题仍然需要高度关注。因此,如何进一步做好就业优先工作,实现更充分就业,如何更加有效地增加居民收入,免除居民消费后顾之忧等基础性工作还要大力抓好。

1—5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17555亿元,同比增长5.6%,增速比1—4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

“固投增速已经下降到6%以下,这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未出现的情况,并且投资增长率已经低于名义GDP增长率较多。”张立群表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今年以来稳定投资增长主要因素之房地产投资增速也开始下降,特别是城镇商品房销售面积5月份同比负增长1.6%,降幅比4月份加大了1.3个百分点。说明目前房地产市场交易形势持续滑坡,或许预示着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有较为明显的下行压力。另外,基础设施投资月度增速也出现下降,整个政府投资能力不足的问题也值得高度关注,包括项目储备、包括资金保障等。

5月份制造业投资虽然出现好转,但是,张立群认为,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对制造业投资的重要影响不容忽视。如果这两块投资增速不断走弱,企业订单将会不断减少,一旦相关制造业企业订单不断减少,开工率就会下降,产能利用率也会下降,那它进行新的投资增加产能的愿望势必会减弱,另外增加新投资的能力也是下降的,这样一来对未来制造业投资可能会形成压力。此外,从5月份PMI数据能够看出企业对未来生产形势的预期指数有所下降,企业信心不足。整个投资的下行压力不容低估。

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积极扩大有效需求

张立群认为,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增长最突出的问题仍是有效需求不足,与之相对应的是比较普遍的产能过剩,企业开工率较低、销售困难、资金周转困难等。
  “因此,应当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的调节力度,把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更好地组合起来,真正的来支持各个方面生产建设,让资金有比较好的保证,进而支持就业的增加,居民收入的增加。多措并举有效地扩大消费,增加有效投资,真正的把内需搞活,提高整个内需的增长能力,这时候才能够有足够的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才能够在出口发生比较大波动的时候,确保总需求平稳增长,进而确保企业的销售形势平稳,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他说。